顾望舒

【池陆】人类的本质是什么(甜)(一发完)

沙雕脑洞   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改剧情预警     小甜饼

小学生文笔    

深夜激情码字



————

众所周知,人类的本质有三。


柠檬精,鸽子,复读机。


————


①柠檬精


池震最近很崩溃,因为他家陆队长不知道从哪看到了“人类的本质是柠檬精”这句看起来就很不正经的结论。


关键是陆离觉得很新奇,陆离想试试。


陆离今天很不对劲,因为温妙玲来了。


陆离不想让她来,但是池震看起来很想。


池震看见她了。


池震朝她走过去了。


池震和她说话了!还笑!不许笑!


行了池震,你今晚睡警局吧。


“温警官,向你请教一个问题。你知道怎么样才能防止自己家祖宗胡思乱想吗?”


“那我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你要是继续站在我面前,那陆队可能会把你的牙酸倒。”


池震怂了。


池震悄咪咪回头瞅了一眼,表演了一个肉笑皮不笑。


“陆离~”


“滚。”


“宝贝儿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媳妇儿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离~”


“!!!”陆离震惊了。


“离!”甩下一句话转身走了,留下池震一个人。


“???”池震心里mmp


————

②鸽子


池震给了董局一枪,看着他的尸体缓缓倒下,抱着陆离亲了一下他的发旋。


“通缉我。”


陆离满手是血,拽着池震的衣领,绝望地吼着。


“池震!我告诉你!你别想...”


池震捧着他的脸,小心地擦去他脸上的污垢。打断他的话说,


“陆离,我十二点以前到回局里自首,等我。”



陆离在医院处理完伤口就要回局里,鸡蛋仔拦都拦不住。


“师哥!你都伤成这样了还回去干什么!震哥到时候回来自首,不是还有我呢吗。”


陆离看都不看他一眼,吃力的撑起身子。


“你别管我,我自己回去。”


“别了,震哥要是知道我让你自己开车回去,还不得一枪崩了我。”


“诶!你小心着点伤口啊师哥!”



22:53


23:21


23:48


“鸡蛋仔。”


鸡蛋仔应声看陆离。


“你说池震怎么还不来,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。”


鸡蛋仔感觉陆离有点不对劲,他仿佛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度畏惧之中,连拨打池震电话的手都在颤抖。


池震的电话打不通,对面传来冰冷的忙音刺激着陆离紧绷的神经。


一定是伤口处理的太草率了,陆离想,现在都还隐隐作痛,和胸腔里的心跳向佐,如同某个鲜活的倒计时。


局里用来报案的电话响了。


陆离的瞳孔紧缩。


心跳的越来越快,倒计时的数字拼命跳动。


“师哥。”鸡蛋仔喊陆离。


咔哒。


“震哥出事了。”


十二点的钟响了。




————

③复读机



池震很庆幸他拥有陆离。


他觉得没有什么是比陆离在乎他更重要的了。


据后来鸡蛋仔描述,陆离当时像疯了一样就往车里冲。


这回鸡蛋仔都没坐上驾驶位。


看着车上时速表指针不断逼近120,鸡蛋仔感觉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。




陆离站在池震手术室门口,看着鲜红的手术中,他觉得刺眼。


他觉得那是池震的血。


后来,一切都平静下来了。


池震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满面红光,老石忍不住吐槽他。


“我都不知道我们桦城监狱待遇居然这么好。”


池震摆摆手表示自己要感谢陆局长的特殊关照。


池震做好早餐的时候陆离还在睡,他给陆离理了理小顺毛,突然就想到之前的那段时间。


池震刚入狱那会儿,董局的事陆离一个人查档案,找证人,上下走关系,整宿整宿不睡觉,忙了好几个月才彻底清理了毒瘤。


家里老人孩子也是他照顾,还要关心在狱里活得美滋滋的池震,现在想想陆离自己扛了所有的压力和舆论。


“辛苦了。”


陆离醒了,拍掉他的手。


“说什么?”


“辛苦了。”


“我没事儿,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一会吃完饭去看看妈。”


“辛苦了。”


“没完了你!”陆离瞪他。“你也辛苦了。”


池震开心,池震亲亲陆离。


“我不辛苦,我爱你。”


“......”陆离往厨房走,不想理他。


池震屁颠屁颠跟在后面。


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”


“......”陆局长想重操旧业,陆局长想录口供。


“陆离!”池震委屈,池震想抱住胖胖的自己。


陆离无奈的转过身。


“池大律师,我爱你,整个桦城我最爱你啦。”


池震不想抱自己了。


他紧紧抱住陆离。
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今天的桦城没有雨。


=====END=====


绝尽阳光

嗯,是第一次在乐乎上发文。

写了一个非常负能量的小短文。

灵感来源于校车上一位女同学的塑料袋子。

对!没错!塑料袋子!!(💡💡)

先看看再说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绝尽阳光,拥抱死亡。

一条漫长曲折且布满荆棘的路。

每走一步都鲜血淋漓;

每踏一声都呕心沥血;

每喘一息都撕心裂肺。

你,还要继续吗?

当然了,

或许你会盛着破烂的衣衫,带着泥泞的身躯,

携着那发黄腐烂的植物尸体一同离开这里,

再也不敢回头望一眼。

但别忘了,

你也会死在这。

用沾满鲜血的香草汁子,黏着蜘蛛网的灰尘,

还有那一次又一次摧毁你防线的恶虫。

将你埋葬,

沉睡在此,

作为祭奠。


后来者踩着你送死的路勇往直前,

践踏着你的尸骨,重复着你的过往。

你嘲讽、戏弄地看着来者,

最后失声痛哭。




活着,不好吗。


撒旦与你同在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笔N+1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